Photo by Alireza Sahebi / Unsplash

25 歲的目標

昨天我 25 歲了。我想要藉著 25 歲的第一天替「寫在休學之後」的系列文章畫上句點,因為這是五年前的我對自己的承諾。

在 20 歲以前,我的家人時常對我耳提面命,希望我去第一志願的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企業,走台灣傳統讀書升學的大道路。在這個過程中,我一直感受到強烈的自我壓抑。正如 Peter Thiel 在 Zero to One 所講:競爭讓人們過分強調舊有機會、複製成功經驗,但是如果一場仗不值得打,每個人都是輸家。而離開競爭很簡單,打開門走人就好了。於是在 20 歲生日的那天,我將台大的休學同意書交給我媽,並接著寫了一篇名叫《別做螺絲釘,做自己》的網路文章闡明我休學的目標:

「我想要創造獨一無二的東西、讓未來能產生一些奇妙的變化,也想從各式各樣的角度認識這個世界。但要達成這樣的理想,不需要成為最強的螺絲釘,而是要花更多的時間和彈性去尋找自己想追求的東西、去暸解自己可以用什麼方式給世界帶來價值,再進一步的用自己的方式實踐。」

休學後,我回到台南和我爸大吵一架。我爸說我未滿 25 歲、心智還不成熟,不應該在這個年紀冒這種毫無意義的風險、將過去積累的成果浪費掉。我先把學歷好好完成,五年後像哥哥一樣到大公司工作,人生選擇才會更加寬廣。他認為我的決定過於衝動、沒有想清楚。

我對他們說我想的很清楚:如果我不在這個年紀按照我的想法去佈局我的人生,我不僅會錯失在人生中體力最好、責任最少的時刻發展自我的機會,還會積累沈沒成本、增加在五年後被大企業銬上金手銬的可能性。但如果我能自己好好利用接下來五年的時間,我相信憑我的學習能力一定可以在 25 歲時開創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當然,五年前那個沒有任何社會和工作經驗的我,不管說什麼都被認為太過理想化。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在我咬著淚、拖著行李離開家的那天,我在心中立誓:我會用行動證明我的想法。我休學時訂下的目標,我會在 25 歲前全部做到。

佈局、中盤、收官

如果拿圍棋來比喻過去五年,我會將休學後的頭三年(2018–2020)視為佈局,第四年(2021)視為中盤,第五年(2022)視為收官。

在佈局階段,我花了大量時間在自我探索、積累能力和資源。我必須克服存在主義危機,搞清楚我的人生使命和對未來的願景;我也必須打造一個有機的能力系統,讓我有能力去實踐我的使命和願景。為此我透過閱讀和觀看網路課程吸收了非常多不同領域的知識,將思維的基礎架構逐步建立起來。

舉例來說,MIT 的計算機課程教會我如何建構和分析一個邏輯系統;Y Combinator 的創業課程教會我如何在複雜的商業世界中實驗自己的假設;Nassim Taleb 和 Paul Graham 的書和文章教會我如何妥當地安排我的時間和資源;Hume 和 Wittgenstein 的哲學幫助我從人生的存在主義危機中解脫;Yuval Harari 和 Ray Kurzweil 的歷史和未來學著作幫助我建構出我的世界觀並找到了我的使命;Bret Victor 和 Douglas Engelbart 的人機互動文獻幫助我看到了我的願景。在廣泛地自主學習了三年後,我在世界觀使命願景這三個面向上都已收斂出階段性的成果。

休學後的第四年,我開始投注全部心力應用我前三年所學的一切在我想達成的願景上。前半年老實說遇到了非常多的障礙,但是每當遇到障礙時,過去三年的積累總是會以某種形式將障礙消除。到了下半年,我們的執行力逐漸上軌道,快速地達成好幾個產品和用戶的重要里程碑。

今年,是我從台大休學後的第五年,也就是收官之年。公司營運相較於 2021 年大有起色,陸續地經歷加入 YC、完成種子輪融資、現金流轉正,不僅產品變得愈加成熟、用戶規模快速擴大、錢也不再構成問題。我開始很常收到別人寫信詢求建議,彷彿我們有什麼可以幫助新創公司 Overnight Success 的秘訣。

然而事實是,正是在休學以後,我才真正理解到每一個追求自我實現的故事背後都是無數個難以被他人理解的、壓力大的、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的日子。在這條道路上需要付出多少代價、經歷多少挫折與自我懷疑,我非常清楚。但真正的成長往往也源自於克服這些挫折的過程。

十年願景

如今五年過去了,我也終於 25 歲了。現在我可以很驕傲地說,不論是從多維角度認識世界、找尋人生使命與願景,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創造獨一無二的東西為世界帶來價值,每一個我在五年前休學時寫下的目標我都有確確實實的兌現了。正如我在五年前休學時所說的:不需要走過體制內的一切,我的方法也依然行得通。

我在 2020 年底開始全職投入 Heptabase,雖然現在才剛做滿兩年,但是我經營這家公司的態度,跟我追求人生目標的態度是一樣的。我對 Heptabase 的十年願景是打造出一個脈絡化的知識網路,幫助全世界的知識工作者打通「探索 → 收集 → 思考 → 創作 → 分享」的知識生命週期,讓資訊具備原生的互用性、讓想法的脈絡更容易被追蹤、讓集體知識的創建更為容易。如果說過去五年我學到了什麼,那就是每一個困難的目標都需要經過一系列的耐心佈局、嘗試、學習和積累,才有辦法在最終開花結果。

25 歲的第一天,我的願望是在八年後,也就是在 2030 年底時,可以像今天一樣對 Heptabase 做一個十年回顧,將我的願景逐一兌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