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 中文版請點擊或往下滑

Foreword

In My Vision: The Context, I mentioned that my vision for the next ten years is “To accelerate the speed of the human’s intellectual and technological progress to the theoretical limit.” To achieve this vision, I want to build a truly universal Open Hyperdocument System that I redesigned. In My Vision: A New City, I mentioned that I want to build on that system the next generation of the Internet that incorporates certain ambition and use it to empower all mankind.

Before I explain the Open Hyperdocument System that I redesigned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of…


在我第一次休學的時候,我和大部分 19 歲的年輕人一樣,有著很大的野心,想在有生之年對世界做出重要的貢獻。然而,我既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使命是什麼,也不夠暸解這個世界背後的運作原理。而每當我想好好地花時間來自我省察、串聯不同學科的知識來打造自己的思考體系時,我便不斷地感受到大學體制的綑綁,覺得無法完全施展自己。

在休學的兩年期間,我為自己設定的大方向,就是對一切事物保持開放的心態,用盡全力地學習各種知識、技能、觀點,讓我得以從不同的維度去認識自己、認識世界,進而建構一套我覺得扎實可靠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並從中推導出我的人生使命與對世界的願景。

如今,我已經很清楚我未來十年的願景,就是將整個世界知識與技術增長的速度優化到理論極限。為了做到這件事情,我的十年目標是打造一個真正普及世界的開放超文本系統(Open Hyperdocument System),並以這個系統為基礎,建立新一代的網際網路。

很顯然地,這件事情非常困難。在休學兩年期滿時,我仍然能感受到自己在許多方面上都還有所不足。如果我要達成我的願景,我必須走出台灣、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取得那些我在台灣無法獲得的成長。於是去年九月,我正式放棄台大物理系和數學系的學籍,來到了以城市為校園、以多元文化交流為背景、以主動學習和跨領域應用為標榜的 Minerva 大學。

重返學生身份的這一年半,我有了三個重要的收穫。

第一個收穫,是思考的方式變得更加完整。以前在台大時,我只是單純地在吸收並理解知識;但是在 Minerva 的第一年,學的則是八十幾種不同的思維模式。這些思維模式可以應用在各種不同領域的學習與研究上,也可以應用在解決問題、與人溝通、判讀資訊、拆解系統、分析數據、建立決策等每天都會遇到的情境中。一整年的訓練不僅使我注意到許多以前不曾注意到的思維漏洞,也讓我更懂得如何批判、創造與應用眼前的資訊與所學的知識,對我來說剛好達到與在台大所學互補的效果。

第二個收穫,是學會用心經營與他人的關係。我在 Minerva 交了幾個我非常珍視的朋友,這些朋友不僅讓我感受到被珍惜、被重視,也讓我變得更像一個人。以前的我總是一股腦地朝著願景向前衝,但是這幾年我才真正意識到,經營有意義的關係,跟開創有意義的事業同樣重要。我變得更加重視我與我愛的人們之間的關係,也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去傾聽、理解他人。

第三個收穫,是找到能理解我的願景的同類。在 Minerva 的這一年,我和不少同學講述過我的願景,以及我對於達成這個願景所想的計畫和做的研究。從結果來看,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跟上我的思考脈絡,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這個願景背後蘊含的力量。然而,有幾個同學特別不一樣。他們很會問問題,並且總是能在我只給了有限資訊的情況下,便提出切中要點的想法、產出令我感到驚艷的成果。甚至有兩個同學在一次討論中,用一種與我完全不同的思考路徑,推敲出整個願景中最重要的想法之一。在跟他們討論時,我不僅不需要擔心他們跟不上我的思路,還能不斷地從他們給予的反饋中獲得我當下缺乏但必要的知識拼圖,這樣的體驗我以前在台大時從來不曾有過。…


English Version / 中文版請點擊或往下滑

Photo Credit: My brother (Yu-Chien Chan)

Foreword

In the first article of the series, My Vision: The Context, I gave the following public statement:

My goal for the next ten years is to design and build a truly universal Open Hyperdocument System and build on that system the next generation of the Internet.

What do I mean by say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the internet”? That is the question this article is going to answer. It helps if you’ve already read the previous article, but this article can also be read without any prior knowledge.

Internet as a City

Imagine our current internet as a city. Every…


English Version / 中文版請點擊或往下滑

Foreword

During my gap years, I spent a lot of time thinking: What do I want to do with my life? At the end of the two years, I compiled a list of three things, based on the time scale:

  1. Short-term: To accelerate the speed of the human’s intellectual and technological progress to the theoretical limit.
  2. Medium-term: To develop a humane way of integrating our mind and body with technology to help humanity reach a higher level of intelligence, capabilities, and life form.
  3. Long-term: To ensure that the order of the observable universe will not come to…


In the past year, I realized that co-evolution is a common phenomenon in all kinds of scenarios. I think there are two reasons for such a realization. One is that co-evolution is a framework of interpreting things. When I look at things through this framework, everything becomes evidence that shows the framework is useful for understanding the world. The other is that co-evolution itself is an essential activity that takes place in all kinds of things in the world.

It doesn’t matter to me which reason is more correct. Looking back in history, we can see that the way things…


The world has brought these beautiful people into my life. It treated me way better than I deserved.


前言

之前在寫「寫在休學之後」系列的文章時我曾提到過,在經歷了這兩年的探索,我的世界觀總算有個完整的架構出來了。然而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深入去談,那就是:我的世界觀到底是什麼?

當時之所以沒有深入去談這件事,是因為每當我嘗試把我的世界觀寫成文字時,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連串的字數暴走。「世界觀」代表著一個人對世界的總體認知,它的資訊量必然是非常龐大的。不論我再怎麼努力,目前都還找不到能完整地將這些內容表達出來的方法。

於是現在的我已經暫時放棄完整地描繪我的世界觀了。我決定換個策略:將過去兩年一些我覺得啟發我很深的資料重新梳理,用我的方式去整理出一個脈絡。即便這個脈絡仍然無法完整地描繪出我的世界觀,但我相信它多多少少能呈現出這個世界帶給我的某些重要感受。

這是一篇可以獨立閱讀的文章,但你也可以把它當作是「寫在 …


昨天晚上看到了一篇在講寡肽分子存儲技術的文章,並和一位工程師朋友稍微討論了一下這項技術的前景。我這位朋友對這項技術抱持著較為悲觀的態度,以下是他所提出的一些質疑:

  1. 寡肽分子存儲的平均寫入速度為每秒 8bits,讀取速度為每秒 20 bits。相比之下,目前主流儲存裝置固態硬碟(NAND Flash),在 SATA 介面下讀寫速度約為每秒 4Gbits。
  2. 寡肽分子存儲「可望僅花 1 美分就可記錄 1 億 bit 的資料」,換算後會發現 1TB 的存儲空間要價約 24000 台幣,還是太貴。
  3. 文中提到「駭客無法像攻破雲儲存那樣竊取分子儲存的內容,分子儲存只能通過人工訪問。即使被發現藏匿的數據,小偷也需要擁有足夠的化學知識才能檢索代碼」,如果使用這麼困難,它就無法進入廣大的消費市場,只能用在特定應用(如軍事 …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我以前曾覺得,生活如果不那麼忙、多空出一點時間來反思我所做的每件事的意義,也許會變得更有智慧一些。但我後來發現這事的邏輯其實是反過來的:很多時候正是因為反思不出答案,所以才要在生活中多做一些「我感覺有意義的事情」。

然而即便我這麼做了,最終仍然會陷入無法回答「這些事情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的困境。為了走出這個困境,我花了很多時間反思「意義」這個詞的定義,因為我不想把自己的生活決策寄託在一個我不懂的詞彙上。

如果把一件事情的意義定義成「這件事情對於某個目的的重要性」,例如「讀書對於認識世界是有意義的」、「友善待人對建立好的人際關係是有意義的」,那麼每件事情要有意義,都必須有某個目的作為受體。

然而此時就會引申出另一個問題:達成這些目的的意義是什麼?認識世界有什麼意義?建立好的人際關係有什麼意義?

一但使用了上述定義,最終就會陷入無止盡的追問,並且得不到任何有實踐價值的答案。

如果換個定義,聲稱「意義是由每個人去賦予的,你覺得一件事有意義,它就有意義」呢?我曾經有段時間接受了這個定義,但久而久之就會陷入另一個思維困境:為什麼我要賦予事情意義?為什麼我一定要有意義的過日子?

不管使用哪一個定義,在大多數時候我都會因為當下找不到答案,於是轉而去找尋下一個看似有意義的事情,用新的事情來轉移注意力,逃避回答那些還沒被解決的「意義問題」。

然而,這樣的日子過得愈久,這些「意義問題」就積得愈多。當它們積到臨界點時,我就會被引向更大的問題:「我活在世上的意義是什麼?」

我認為大部分的人都會在人生中的某個時節點開始覺得這個問題至關重要,並且為「找不到答案」的困境感到痛不欲生。這個時節點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是一二十歲,有些人可能是七八十歲,也有些人搞不好一輩子都不會經歷。

對還沒經歷過的這種困境的人來說,可能覺得沒事去想這個問題是自找麻煩。但我相信經歷過的人都能理解:當那個時節點到來時,你根本無法阻止自己去思考它。

我在十九歲時開始真正面臨找不到人生意義的問題,這很大程度上也導致我做出休學的決定。為了找尋答案,我曾試著從基督教和佛學的角度切入,也曾試著透過研究歷史來找尋靈感,亦曾認為也許能在心理學和腦神經科學上找到答案,最後又逐漸地被引導到哲學上面。

《Sapiens》的作者 Harari 認為,我們智人之所以能稱霸地球,是因為我們的語言能發明不存在於物理世界的虛構概念,並且讓其他智人相信這套虛構概念。只要你能成功地把「神」、「國家」、「人權」、「金錢」、「公司」等虛構的概念植入人們心中,就能使數以百萬計的陌生人為了共同目標而努力,反過來影響我們的物理現實。

這個想法當時震撼了我,也讓我開始思考:所謂的「意義」是否也只是一種為了讓我們好好活下去而形成的虛構概念呢?

在研讀了休謨的《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和一點基礎的腦神經科學後,我開始意識到,人類大腦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只是一台會對外界資訊進行模式辨識和記憶存儲,並對不同模式建立因果關係的機器。

大腦「建立因果關係」的這項功能雖然使人類獲得了強大的生存優勢,但同時也不可避免地將我們導向一些永遠找不到客觀答案的哲學問題。

在淺嚐了一點維特根斯坦的後期哲學後,我開始接受了這樣的想法:哲學是一種治療,對一切哲學問題的解決,就是將它們消除,覺得這些問題不需要再被問了。

詹雨安 Alan Chan

學我覺得酷的東西 http://alanchan.netlify.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